琛€鑵ョ殑婕敾鍥剧墖-xn--360-n03ex13dsyga877hexro35eivi.greenvideosapp.com

google seo -> telegram: @ehseo6

">Newsnet 2022-10-04 17:50
  • home  >   /attaches  >   琛€鑵ョ殑婕敾鍥剧墖
  • 閭伓琛€鑵ヨ櫕鎵嬫満鐗垺和?ff00.co』琛€涔嬭崳鑰€琛€鑵ョ牬瑙g増,琛€鑵ヤ氦閫氫簨鏁呯幇鍦哄浘鐗?閭伓琛€鑵ヨ櫕鏄粈涔?F2F4Y5L8-2022-10-04 17:50

    儿童故事百科,给孩子一个有故事的童年 儿童故事大全 - 儿童睡前故事 - 幼儿故事大全

    棣欐腐琛€鑵ユ毚鍔涚數褰薄和?ff00.co』琛€鑵ユ墜鏈?濂崇鑱旂洘涓诲鍜岃鑵?琛€鑵ョ數褰辩綉绔?F2F4Y5L8-2022-10-04 17:50

    发布时间:04-14    来源:故事百科

    ?  外国经典的童话小故事简介,外国童话小故事有哪些故事,你还读过哪些外国童话作品,读外国的童话故事阅读推荐,读过的外国童话有哪些,幼儿故事外国童话小故事推荐。

    ?  一、幼儿童话小故事:外国童话故事

    ?  有一个国王让人在各个广场上喊话,谁能找回他失踪的女儿,就奖赏谁。可是国王的号令并无效果,因为谁也不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他的女儿。一天夜晚,她被人掳走,国王查遍了所有的角落也找不到她的踪迹。

      一位有经验的船长突然想到,如果陆地上找不到踪迹,就有可能在海上。于是,他准备好了一艘船,打算出海寻找。但是当他想要招募水手的时候,却找不到一个人:没人愿意参加这个看不到归期的冒险旅程。

      船长站在堤坝上望着,没有人靠近,也没有人敢带头登船。巴奇钦·特里波尔多也在堤坝上,他是一个出了名的酒鬼,一个有名的流一浪一汉,没人愿意雇用他。“哎,你愿意上船吗?”船长对他说。

      “我吗?愿意。”

      “那么上船吧。”巴奇钦·特里波尔多第一个上了船。这样,其他一些水手胆子也大了起来,登上了甲板。

      在船上,巴奇钦·特里波尔多整天把两只手揣在兜里,怀念岸上的那些小酒馆。大家都骂他,因为航程遥遥无期,食品储备有限,可是还得养活像他这样一个无所事事的人。船长决定甩掉他。“你看见那个小岛了吗?”船长指着海面一个礁石岛对他说,“你划着小舢板过去查看查看,我们就在附近转转。”

      巴奇钦·特里波尔多下到舢板上,大船却全速开走了,将他一个人留在大海中,巴奇钦划向礁石。他看见礁石上有一个大山洞,便走了进去。在山洞的尽头绑着一个非常美丽的姑娘,正是国王的女儿。“你是怎么找到我的?”她问巴奇钦·特里波尔多。

      “我来这里是为了钓章鱼。”巴奇钦说。

      “我就是被一条巨大的章鱼抓来关在这里的,”国王的女儿说,“趁它还没回来,你先躲起来吧。不过,你记着,这条章鱼每天有三个小时会变成红鲤鱼,那时候容易钓到它,但你必须马上杀死它,不然,它会变成一只红嘴鸥飞走。”

      巴奇钦·特里波尔多将自己和小船都藏在小岛上。这时,从海里钻出了那条巨大的章鱼,它的每条须爪都可以绕岛一周。他嗅到小岛上来了陌生人,所有的吸盘都蠕一动起来。正巧,到了它该变成鱼的时候了,转眼间,它变成了一条红鲤鱼,消失在海水中。巴奇钦·特里波尔多立即撒下鱼网,可是每次网上来的只是些鲻鱼、鲟鱼、利齿鱼,终于,出现了浑身抖动着的红鲤鱼。巴里钦马上挥起桨,想要给它致命的一击,没想到他打到的不是红鲤鱼,而是一只正要从鱼网中飞起来的海鸥,红鲤鱼已经不见了。由于船桨刮破了海鸥的一只翅膀,它飞不起来了。于是,海鸥又变成了章鱼,不过它的须爪上全是伤口,往外淌着黑色的血。巴奇钦跳到章鱼的背上,用船桨打死了它。国王的女儿为了表示自己的永久的感激之情,送给他一枚钻石戒指。

      他说:“走吧,我带你回去见你的父亲。”两个人就上了舢板。在茫茫的大海中,舢板走得很慢,他们划呀,划呀,终于看到远处有一艘大船。巴奇钦用船桨高高地挑一起姑娘的衣服。大船上的人发现了他们,把他们接上了甲板。这条船正是先前甩掉巴奇钦的那条船,船长看到他带回了国王的女儿,说:“噢,可怜的巴奇钦·特里波尔多!我们都以为你失踪了,到处找你!没想到你找回了国王的女儿!来,我们喝几杯,祝贺你的成功!”巴奇钦·特里波尔多并不相信船长说的话,不过,很长时间滴酒未沾,他早已按捺不住了。

      出海时的那座码头已经能隐隐约约地望见了,船长劝巴奇钦喝酒,他喝啊喝啊,最后喝得烂醉,倒在地上。船长对国王的女儿说:“不要告诉你的父亲是那个酒鬼救了你!你应该说是我救了你,因为我是这艘船的船长,而那个酒鬼只是我的一个伙计,他做的一切都是我吩咐的。”

      国王的女儿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,只是回答:“我知道该说什么。”船长于是想着要除掉巴奇钦·特里波尔多,一了百了。当天深夜,他们抬起烂醉如泥的巴奇钦,把他扔进了大海。黎明时分,大船靠近了码头,并用旗语通知岸上,他们把国王的女儿平安地救回来了。码头上,乐队奏起了凯旋乐,国王和宫廷全体人员都来了。

      国王的女儿与船长的婚礼已经定下来了。婚礼那天,码头上的水手看见从海里钻出来一个人,从头到脚披着绿色的海草,衣服的口袋和被撕一破的口子往外蹦着小鱼、小蟹。这个人正是巴奇钦·特里波尔多,他全身上下遮满了海草,头上挂着,身上披着,脚下还拖着,上了岸,走向城中心。就在这时,婚礼的队伍迎面过来了,看见一个身披绿色水草的男人挡在前边,队伍停了下来。“什么人在那里?把他抓起来!”国王命令道。侍卫走上前刚要捉人,这时巴奇钦·特里波尔多抬起一只手,只见一枚钻石戒指在一陽一光下熠熠发光。

      “我女儿的戒指!”国王高喊。

      “对,这个人才是我的救命恩人,他才是我的新郎。”国王的女儿说。

      巴奇钦·特里波尔多把自己的遭遇从头至尾讲述了一遍。船长被抓了起来。巴奇钦就这样一身绿色的海草走近穿着一身白色衣裙的新娘,和她举行了婚礼。

      (利古里亚西海岸)

      二、幼儿童话小故事:经典童话故事

      有一个人是圣朱塞佩的信徒,而且只相信圣朱塞佩。他向圣朱塞佩做祈祷,为圣朱塞佩点蜡烛,为圣朱塞佩布施,总之他眼里除了圣朱塞佩没有别人。

      到他死了的那一天,他到了圣彼埃特罗面前。圣彼埃特罗不想接收他,因为他一生中做过的善事,只是向圣朱塞佩做的祷告,此外没做任何善事,而且无论是主耶稣、圣母,还是别的圣人,对他来说好像都不存在。

      圣朱塞佩的信徒请求说:您看,我已经来到天堂了,您至少让我见见圣朱塞佩吧。

      于是,圣彼埃特罗派人去把圣朱塞佩喊来了。圣朱塞佩一看到他的这个信徒,就说:好极了,我真高兴你能跟我们在一起,来。进来吧。

      我不能进去,那边的那位不想收我。

      那为什么?

      他说因为我只向您祷告,而从不向别的圣人祷告。

      啊,这算什么!我们不会在意的,你还是照样可以进来的。

      但是圣彼埃特罗坚持不让他进来,于是两个圣人一大吵了一顿,最后,圣朱塞佩对圣彼埃特罗说:

      唉,总之呢,要么你让他进来,要么我带着我的妻子和我的儿子去别的地方另开辟一个天堂。

      他的妻子就是圣母,他的儿子是我们的主耶稣。圣彼埃特罗想最好还是让步,就放圣朱塞佩的信徒进来了。

      (维罗纳地区)

    ?  三、幼儿童话小故事:著名童话故事

      一位国王和一位王后有两儿一女,他们非常钟爱这个女儿,对她关怀备至,在家里为她请了乳娘。有一天,国王患重病去世了。王后独自领导着整个国家,但仅仅过了几年,她也病倒了。临终前,她把小女儿托付给两个儿子,随即也去世了。

      这期间,小公主已渐渐长大,但她一直待在宫里,从没出去过。她唯一的消遣是从窗口眺望远处的田野,唱歌,和已经成为她的家庭教师的一乳娘聊天,还有就是刺绣。一天,当她正站在窗前时,田野里出现了一只孔雀,它飞起来,落在公主的窗台上。于是小姑娘欢迎它,拿来麦粒给孔雀吃,并让它进到屋子里。“真漂亮呀!”她惊叹道,“除非找到孔雀王,否则我不会结婚!”从此她总和孔雀待在一起,一旦有人来,就把它藏进一个衣柜里。

      而此时,两个哥哥却在商量:“我们可爱的妹妹总是不愿出门。这样下去可不太好。我们去问问她愿不愿意成家。”他们去找小公主,并对她说了这一想法,“你成亲之前我们是不会结婚的。你愿意挑选一个丈夫吗?”

      “不,我不愿意。”

      “你怎么会有如此的念头。看看这些国王的肖像,选一个你喜欢的,我们去问他是不是愿意。”

      “跟你们说我不想结婚……”

      “求求你……”

      “如果你们不惜任何代价要让我成家,那我可以满足你们,但我要自己挑选丈夫。”

      “好吧。”

      于是妹妹打开衣柜,把孔雀放出来。“你们看见了?”

      “是的,一只美丽的孔雀。”

      “除非找到了孔雀王,否则我不会结婚。”

      “可是孔雀王在哪里呀?”

      “这个我也不知道,但是除了他,任何人都不行。”

      “既然如此,我们就去找他。”两位哥哥让一乳娘照顾好公主,把国事一交一给一个可靠的大臣,然后就分头出发了。

      他们四处打听,但谁也没听说过孔雀王,人们把他们当作疯子。不过,两个年轻人并没有灰心,他们各自选择了一个方向,继续寻找。一天晚上,老大遇到一位老人,这位老人差不多是个巫师。“请问,您知道有个孔雀王吗?”

      “确实有这么一个。”老人回答。

      “他什么样?住在哪里?”

      “那是位英俊的年轻人,穿着就像孔雀一样。他的王国在秘鲁,到了那里才能见到他。”

      年轻人谢过老人,给了他一些钱,然后就向秘鲁走去。他走啊走啊,直至来到一片草地上,草地四周环绕的是一种从来没见过的树,从四面八方传来声音说:“他来了!他来了!这个青年要把妹妹带来嫁给国王!请进吧!别客气!”

      年轻人环顾四周,没发现一个人,只看见空中有各色的羽毛在飞舞。

      “我在哪里?”他问道。

      “在秘鲁,”那些声音回答,“在孔雀王的国家。”

      “能告诉我孔雀王在哪里吗?”

      “非常愿意:你一直向前走,见到一座美丽的宫殿,你就对卫士说:‘王家机密!’他们就会让你进去。”

      “谢谢。”

      “不客气。”

      “这些树很有礼貌,”年轻人想,“不过,这里肯定有魔法。”他一直向前走,来到一座宫殿面前,这作宫殿外面裹满了天蓝色、白色和紫色的孔雀羽毛,在一陽一光下闪烁着金子般的光彩。门口有身着孔雀服的卫士把守,不知道他们是人还是鸟。“王家机密!”年轻人说,他们便把他放了进去。一间大厅中央有一个宝石做的宝座,后面是一个由孔雀羽毛构成的环,羽毛上的金色眼状花纹像星星一样闪闪发光。国王坐在宝座上,全身披满了羽毛,也很难说他是鸟还是人。年轻人鞠了个躬。国王做了一个手势,所有大臣便退了出去。“说吧,我听着呢。”国王说。

      “陛下,我是葡萄牙国王,”年轻人说,“我来这里是想请问你愿不愿意和我妹妹结婚。请原谅我的唐突,我妹妹一门心思要嫁给孔雀王,别人他都不要。”

      “你有她的画像吗?”

      “在这里,陛下。”

      “真漂亮!我喜欢!这门亲事我答应了。”

      “谢谢您,陛下。我妹妹肯定会非常高兴,我们所有人都这样。”他鞠了一躬,准备离开。

      “站住,”国王说,“你去哪里?”

      “去接她,陛下。”

      “不行,进入孔雀王国的人都不能再出去。我不认识你:怎么能确信你不是敌国国王的间谍,或者是来行窃的小偷?你给家里写封信,附上一张画像,然后等待回音。”

      “就这样吧,”年轻人说,“我等着。可是,陛下,请您告诉我,这段时间我住在哪里。”国王做了个手势,卫兵们聚拢上来,抓住了年轻人的胳臂。

      “你得住在监狱里,”国王说,“直到你妹妹来。”

      这时,二哥毫无收获地回到了家。他一接到从秘鲁寄来的信,便跑去找他妹妹,并把孔雀王的肖像给她看。“这就是我的丈夫,”公主说,“这就是我要嫁的人。快点,我们马上出发。我真想马上见到他。”接着,他们就开始置办嫁妆,准备行李和马匹,并安排好了舰队中最漂亮的船。

      “到秘鲁去需要渡海,”哥哥对一乳娘说,“怎样才能让我妹妹不受风吹、雨淋和日晒之苦呢?”

      “这很容易,”一乳娘说,“用车把她送到海岸边,让船靠近,然后搭一个板桥,把车从板桥上推上船。这样,公主就可以坐在车里舒舒服服地履行了,既不会受风,也不会弄坏嫁衣。”一切依此准备停当。

      要知道一乳娘有个女儿,不但丑得像魔鬼,而且生一性一妒忌、恶毒。她一知道公主要去成亲,便开始跟母亲哭哭啼啼。“她有丈夫可我没有,她丈夫是国王可我什么都没有,所有人都注视着她,可没人看我一眼……”

      “是呀,”一乳娘说,“这个我也想过了。”于是她们着手制定一整套计划,想让那个英俊的国王娶一乳娘的女儿而非公主,一乳娘想啊想啊,好像有了主意:她为女儿订做了和公主一样的车和嫁衣,接着命令船长:“这是给你的两百万,听好了:最后上船的车里是我的女儿。夜里,等大家都睡着了,你把公主从车里拖出来,丢到海里,再让我女儿代替她坐进车里。”

      船长不敢答应,但两百万是很大一笔钱,他心想:“等钱进了口袋,我可以逃得远远的去享受。”因此,稍微讨价还价后,他便答应了下来。

      出发的时刻到了,所有的车都在船上排成一排,但在最后一刻,公主突然哭了起来,她说想带上她的小狗。“它陪了我那么久,我不想丢下它。”她哥哥于是跑到岸边,抱起小狗,送到她车里。小狗蹲在垫子上,这时船扬帆起航了。

      天黑下来时,一乳娘来到公主的车前,说:“天气很好,风也不大,明天我们就能到秘鲁。你快睡吧,好好休息。”公主睡着了,梦见了孔雀国王,还有她到达时的盛大欢迎仪式。

      半夜时分,船长悄悄打开车门,把垫子连同公主和小狗一起拖出来,投入水中。

      一乳一母的女儿已经等在不远处的黑暗中,船长领她上了新娘的车。

      掉进水里后,公主醒了过来,发现自己在大海中央,而那条船则向远处驶去继续航行。垫子由于很轻,没有沉下去,而是浮在水面上。一阵凉爽的风将它也吹向秘鲁,垫子上坐着身穿新娘衣服的姑娘,还有她的小狗。

      天快亮时,家在海边的一个秘鲁渔民听到远处有狗叫一声。“你听见狗叫了吗?”他问妻子。

      “是啊,肯定有人遇到了麻烦。”

      “我也这么想。天要亮了,我想去看看。”他穿衣起一床一,拿着一一柄一鱼叉来到海滩上。在那里,借着依稀的晨光,他看见一个轻飘飘的东西浮在水面上,并传出狗叫一声。当这个东西靠近时,渔夫跳入水中,伸过鱼叉把它拉过来。想想看,当他见到穿着嫁衣正在熟睡的女孩和一只小狗时,时多么惊奇!他轻轻地把垫子向岸边拉,以便不把她弄醒。可她还是醒了过来,而且问:“我在哪里?”

      “在一个可怜的渔民家,”他们对她说,“但我们心肠很好。来吧,和我们住在一起。”

      此时,那个该死的丑女孩正坐在车里,在秘鲁离船上岸。护送的队伍刚一来到那片生着怪树的草地上,就听到四面八方在说:

      “咕咕!咕咕!

      秘鲁王后真丑!”

      成千上万的孔雀毛在空中飞舞。陪着新娘来的那个哥哥骑马跟在后面,他听到这些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声音,心里一紧。“这是个坏兆头,”他想,“它也许应在我们身上。”他跑到车边,打开小门,见到里面坐着的丑姑娘,惊呆了。“你怎么会变得这么丑?发生了什么?是大海,风,还是太一陽一?告诉我!”

      “我怎么知道?”丑姑娘回答。

      “国王来了。这下我们都得掉脑袋!”

      孔雀王出现在一群身着羽毛的士兵中间。士兵们举起金的长号角,将它吹响。树木大叫起来:

      “国王万岁!国王万岁!

      新娘真丑!”

      空中飞舞的羽毛密密麻麻像乌云一样,遮天蔽日。

      “新娘在哪里?”国王问。

      “在这里,陛下……”

      “难道这就是那个被你们极力称赞的美丽姑娘?”

      “谁知道,陛下……或许是海风或空气……”

      “什么风?什么海?算了吧,骗子!你们想欺骗我,不过我会让你们看看,和孔雀王不可以开玩笑。把他们两个都关到监狱里去,为他们每人准备一个绞架!”接着,孔雀王伤心地走开了。这不仅是由于他所感到的羞辱,更是由于他对那个美丽姑娘所怀有的爱情。他认为这些人为了使他失望而使他蒙受这些羞辱,而那美丽的姑娘的画像则一直挂在胸前,总也看不厌。

      放下国王和监狱里不幸的人不提,再来说说住在穷渔夫家里的美丽公主。早上,她对渔夫的妻子说:“你有小篮子吗?”

      “有,小一姐。”

      “拿给我,我来准备午饭。”她把狗叫过来,给它篮子,并对它说:“到国王那里去弄午饭。”

      小狗用牙咬着篮子把,跑进国王的厨房,抓起一只烤鸡,扔进篮子,又跑着把它拿回去一交一给主人。这天,渔夫家的午餐非常丰盛,连小狗也美美地啃着骨头。

      第二天,小狗又带着来自来到国王的厨房里,拿了一条大鱼,叼着它跑回家。这次,厨师到国王那里去告状。国王因此下令不惜任何代价抓住那条狗,至少要看看它去哪里。

      事实上,接下来的一天,小狗又偷走了一块肥一美的羊羔肋骨。厨师跟在它后面,看见它进了渔夫的家。他去报告国王。

      “明天我去跟着它,”国王说,“否则我会成为所有人的笑一柄一。”

      第二天早上,小狗刚戴着篮子离开,公主便穿上新娘装,坐在房间等候。“如果有人来找狗,就让他来见我。”她对渔夫和他的妻子说。

      果然,过了一刻,狗带着装在篮子里的午饭回来了,国王跟在后面,还带了两个孔雀士兵。“你看见一只狗了吗?”他们问渔夫。

      “是的,陛下。”

      “为什么它总来偷我的午餐?”

      “它自己愿意这样做的,为了给我们准备饭食。我们并没有教它这样做。”

      “你们从哪里找到它的?”

      “它不是我们的。它属于住在我们这里的一位新娘。”

      “我想见见她。”

      “陛下,走这边,走这边。对不起,这是穷人的家。”他们让他进去,于是国王看见面前身着嫁衣的,正是肖像上的姑娘。“我是葡萄牙国王的女儿,而您,陛下,把我的两个哥哥关进了监狱。”

      “怎么可能呢?”孔雀王说。

      “看,这是您送给我的肖像,我一直把它挂在胸前。”

      “我一点也弄不懂,”国王说,“等在这里,我马上回来。”他闪电一般地走了。回到王宫,他命人从牢里放出了兄弟两个。“你们的妹妹找到了,我尊重你们,不过请告诉我发生了什么。”

      “我们怎么知道?我们越想越糊涂。”

      国王于是叫来了一乳娘和她女儿,威胁她们,因而知道了她们的整个一陰一谋。国王命人把她们关在以前关两兄弟的监狱里,然后让所有士兵装扮整齐,自己穿上最漂亮的羽毛衣服,带着乐队和士兵去穷渔夫的家迎接新娘。

      “现在对了!现在对了!

      王后就是这一个了!”

      树木们大叫,天上飞舞着成百万的五彩斑斓的羽毛,遮住了太一陽一,彷佛整个天空都披上了羽毛。

      回到王宫,他们举行了盛大的婚宴。一乳娘和丑陋恶毒的女儿被吊上了为兄弟两个准备的绞架。这一次,船长再也不能帮助她们了,因为他已去到很远很远的地方,享受那两百万了。

      (锡耶那地区)

      四、幼儿童话小故事:其它童话故事

      从前,一个国王没有儿子,他为此而沮丧。他被这种痛苦折磨,便骑马到森林里去了,在那里他遇见了一位骑白马的先生。

      「陛下,您为何这样悲哀?」骑士问道。

      「我没有儿子,」国王说,「我的王国将因此覆灭。」

      「如果您想要一个儿子,」骑士说,「就与我订立一个协议:当这个孩子长到十五岁的时候,您要把他带到这森林里来,把他一交一给我。」

      「只要能有个儿子,」国王说,「什么协议我都可以订。」就这样,协议签下,儿子便出生了。

      这是一个满头金发的小男孩,胸前挂着一枚金十字架。他的身一体和智能都一天天地增长。十五岁之前他已经完成所有的学业,并且一精一通武艺。还差三天孩子就满十五岁了,国王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伤心落泪。王后不知道国王为何如此伤心,国王终于把那个期限将满的协议告诉她,她也痛哭不已。儿子见父母落泪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他父亲说:「儿子,现在我要把你带到森林里去,把你一交一给你的教父,是他订下了一纸协议,你才得以出生的。」

      就这样,父子二人骑着马,沉默不语地来到森林里。另一匹马的马蹄声传来,正是那位骑白马的先生。小伙子催马到了他身边,他的父亲一语不发,泪流满面,掉转马头回去了。小伙子与这位陌生的先生并肩继续前行,穿过了森林中一片片人迹未至的地方。最后,他们来到一座大宫殿的前面,那位先生说:「我的教子,你就住在这里边,你是这里的主人。但是有三件事我禁止你做:不许打开这扇小窗,不许打开这个橱柜,不许到下面的马厩里去。」

      半夜,教父骑着他的白马出去了,直到黎明才回来。三个夜晚过后,当只剩教子一人在家时,他好奇地打开了那扇被禁止打开的小窗。窗外烟火弥漫,因为这是地狱的窗口。小伙子向地狱中望去,想看看有没有他认识的人:他认出了自己的祖母。祖母也认出了他,便在远处对他高喊:「孙子,我的孙子!是谁把你带到这里的?」

      小伙子回答说:「是我的教父!」

      「不,我的孙子,」祖母说,「他不是你的教父,他是恶魔。快逃走吧,孙子。你去打开那个橱柜,拿上一只筛子、一块肥皂和一把梳子。然后下到马厩里牵出你的马。快跑,当恶魔追上你的时候,你把这三样东西拋出去。过了约旦河,他就再也追不上你了。」

      很快,小伙子骑上自己那匹名叫拉法内洛的马,飞奔而去。当教父回来的时候,他和马都无影无踪了,橱里的东西也没有了。教父气急败坏,把在地狱里受罪的人折磨了一番,然后动身追赶逃跑的小伙子。教父骑的白马要比小伙子的拉法内洛快上一百倍,眼看就要追上的时候,教子把梳子扔在了地上,梳子变成了一片茂密的森林,教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穿出去。他穿出森林后继续追赶,教子在他快要追上的时候又扔下那只筛子:筛子变成了一片沼泽,教父很难从中一抽一身,在里面扑腾了半天才爬出来。当教父第三次快要赶上他时,教子又把那块肥皂扔在了地上:肥皂变成了一座光滑的大山,无论从哪面,那匹白马都无法落蹄,牠往前走两步就会退回三步远。这个时候,教子已经到达了约旦河的岸边,他用马刺催了一下拉法内洛,马跃入急流中。拉法内洛泅水,把小伙子送向彼岸,这时教父才翻过了大山,他已无法再追上小伙子了,因为小伙子已经在约旦河中了。他气急败坏,唤来雷、电、风、雨、冰雹,发作了一顿。但此时小伙子早已上了彼岸,催马向葡萄牙的都城走去。

      在葡萄牙,为了不让别人认出他来,小伙子设法遮盖住他的一头金发,他从一个屠户那里买来一个牛尿泡。他把牛尿泡裹在头上,这样他看起来就像个瘌痢头。他把拉法内洛拴在一片草地里,没有人会把牠偷走,因为这匹马在恶魔的马厩里待过,学会了吃人。

      小伙子头上裹一着尿泡,在王宫前来回踱步。园丁看见了他,得知他想要找活干,就让他当了个勤杂工。当园丁把小伙子带回家时,他的妻子叫起来,因为她不喜欢一个瘌痢头住在家里。他的丈夫为了使她高兴,让小伙子住到附近的一所小木屋里,告诉他今后不要再踏进他的家门。

      夜里,小伙子悄悄走出小木屋,去解一开他的拉法内洛,他重又披上了国王的红袍,把尿泡从头上解下来,在月光下他金色的秀发闪闪发光;他乘着拉法内洛,在王家花园里一操一演起武艺来,他跃马跳过绿篱和池塘,他还一操一练各种技巧,比如将他母亲送给他的礼物,戴在中指、食指和无名指上的三枚光闪闪的戒指,拋向半空,然后用剑尖把它们接住。

      此时,葡萄牙国王的女儿正伫立在窗前,欣赏月色中的花园,她看见这位披着一头金发的年轻骑士,身着红袍,一操一练武艺。「他会是谁呢?他怎么进到花园里来的?」她寻思着,「我要看他从哪里出去。」这样,在天快破晓的时候,她看到他从一个栅栏门出去,那道栅栏正对着他拴马的那片草地。她仍伫立观望,可过了一刻,看见从那个栅栏门里走进来的却是那个瘌痢头,园丁的小伙计,她怕被人发现,急忙关上窗子。

      次日夜里,她依然守候在窗口。她看见那个瘌痢头从那个小木屋走出,出了栅栏门,过了一刻,金发骑士又出现了,这次他穿著一身白色衣服。他又开始练功,仍是在破晓前离去,片刻之后回来的仍是瘌痢头。公主开始怀疑这个瘌痢头与那个骑士之间有些瓜葛。

      第三天夜里,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;只不过这次骑士穿著一身黑衣。公主暗想:瘌痢头与骑士一定就是同一个人。

      第四天早上她下楼来到花园里,吩咐瘌痢头为她采些花来。瘌痢头扎了三束花:一束大的,一束一般的,一束比较小的;他把三束花放在一个篮子里送到公主那里。大的那一束他用中指的戒指套住,中等的一束他用无名指的戒指套住,小的一束套在食指的戒指中。公主认出了这三枚戒指,回报给他满满一篮金币。

      瘌痢头提着一篮子金币回到园丁那里。园丁开始责备老婆:「看见了吗?你不让他踏进我们家的大门,公主却把他叫到自己房间里去,还装了一篮子金币给他!」又过了一天,公主吩咐瘌痢头给她送些橘子去。瘌痢头给她送去三只橘子:一只熟的,一只半生不熟的,一只生的。公主把三只橘子放在桌上。国王问道:「为什么把生橘子也摆在餐桌上?」

      「是瘌痢头拿来的。」公主说。

      「我们听听这个瘌痢头怎么说,让他上来。」国王说。瘌痢头来到国王面前,国王问他为什么摘来三只这样的橘子。

      瘌痢头说:「陛下,您有三个女儿,一个成年待嫁,另一个快到年龄,最后一个还须等待。」

      「说得没错。」国王说。并下发了一道诏令:

      凡欲向我长女求婚者须经列队检阅,能得到她手帕的人为膺选者。

      王宫的窗下排起了长队。首先经过检阅的是王室子弟,然后是贵族、骑士,然后是炮兵,之后是步兵。队伍的最后是那个瘌痢头。公主把手帕一交一给了他。

      当国王听说女儿选中了一个瘌痢头时,把她逐出了家门。她离开了家,住进瘌痢头的木屋里。瘌痢头把自己的一床一让给了公主,自己睡在火炉边的地铺上,「因为一个瘌痢头不能靠近国王的女儿。」他这样解释。「那么,他真是一个瘌痢头了,」公主想,「天哪,我干了些什么!」她后悔不已。

      葡萄牙与西班牙两个王国之间爆发了一场战争,所有男人都要去打仗。人们对瘌痢头说:「所有人都得去打仗,难道你娶了国王的女儿就可以不去吗?」他们做好圈套,给了他一匹瘸马,为的是让他在战斗中丧命。瘌痢头骑着这匹瘸马来到了那片拴着拉法内洛的草地,他穿上一身红衣,披上父亲赠给他的铠甲,骑上拉法内洛前去战斗。葡萄牙国王被敌人包围:红衣骑士赶到,杀退敌人,救了国王的命。在战场上,没有一个敌人胆敢到他近前:他左劈右砍无人能敌,他的马也能使敌人的战马战战兢兢。就这样,这一天的战斗胜利了。

      公主每晚都到王宫里去听取战斗的新消息。人们向她讲述了一位红衣金发的骑士,如何救了她的父亲,又如何使战斗大获全胜。她想:「这就是我的那位骑士,就是我夜里在花园里看到的那个!而我竟给自己找了一个瘌痢头!」她愁容满面地回到小木屋里,发现瘌痢头蜷缩着身一子睡在火炉旁边,身上盖着一件旧斗篷。公主不禁落下眼泪。

      黎明,瘌痢头起身牵着那匹瘸马去打仗了。但他像往常一样,都要预先来到草地上,把瘸马换成拉法内洛,脱一下褴褛的衣衫,换上白色战袍,披上铠甲,解下牛尿泡,露出一头金发。这一天,由于白衣骑士的助战,葡萄牙又取得了胜利。

      当国王的女儿听到这一新消息后,再回来看看睡在火边的瘌痢头,她比从前任何时候都感到委屈。

      第三天,金发骑士又出现在战场上,他穿了一身黑。这一回,西班牙国王亲临战场,还带着他七个儿子。金发骑士单槍匹马与七个人一交一战。杀死了一个,杀死了两个,最终战胜了所有七个人,但最后一个人在临死之时在他右臂上刺了一剑。战斗结束后,葡萄牙国王想为他找人包扎一下伤口,但骑士早已无影无踪,就像前几天晚上一样。

      国王的女儿得知金发骑士受了伤,她感到十分难过,因为她一直一爱一着这个陌生人。她回到家,面对瘌痢头,更加痛苦,她轻蔑地看着他蜷缩在火炉旁睡觉的样子。看着看着,她隐约看见在敞开的斗篷里面露出一只缠着绷带的胳膊,在斗篷下面是一身华丽的黑天鹅绒衣服,在牛尿泡下露出一绺金发。

      小伙子受了伤,不能像前几晚那样换衣服了,他倒在那里,筋疲力尽,死一样地睡着了。

      国王的女儿又惊又喜,忍住没叫出声来。为了不吵醒他,她小心翼翼地走出了小木屋,跑去见她的父亲:「您来看看吧,是谁为您打了胜仗!快来看看吧!」

      国王被朝臣们簇拥着来到小木屋。「对,就是他!」国王认出这个假瘌痢头就是那个骑士。人们唤醒他,本想把他拋向空中以庆祝胜利,但国王的女儿已叫来医生为他包扎伤口。国王想马上为他们举行婚礼,可小伙子说:「我先得向父母禀告这事,因为我也是国王的儿子。」

      他的父母都来了,与儿子重逢,他们原以为儿子已经不在人世了。这样,大家都围坐在一起,举行婚宴。

      (阿布鲁佐地区)

    ?  五、推荐阅读

      幼儿小故事推荐:幼儿谜语故事,教育小故事,历史小故事,名人小故事,谜语小故事,绘本小故事

    说明: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转载,如有不妥请告知站长,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,站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   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我们分享,也欢迎给我们投稿,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,感谢分享!

    ?2017-2022 故事百科 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: 赣ICP备2022004897号
   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,本站会及时删除。
    赣公网安备 36012102000476号

    买球商 老虎机赚钱吗 电子游戏 爱游戏体育app代理体系 亚博代理会不会判刑
    电子 代理难不难 代理体育彩票需要多少钱 代理体彩销售点有什么福利 代理福利彩票机 线上平台正规吗
    凤凰体育怎么做推广 老虎机 怎么下注 电子 找谁做代理 亚博代理能月入过万26 奥贝彩票代理怎么开
    世界杯网站平台 视讯怎么取消 现金滚球真人代理 百家乐 下注 2022世界杯 购买